新華網合肥7月9日新媒體專電(記者 徐海濤)伴隨“陪酒致死”傳聞的安徽六安市壽縣隱賢鎮大學生“村官”馬亞輝猝死單位宿舍一事,連日來又因其屍檢報道中“超過醉駕標準”的血液酒精濃度值,引發更多猜疑。
  7月8日,屍檢鑒定機構發佈情況說明,稱工作人員因“打印及校對失誤”,誤將屍檢報告中的酒精濃度值提高了100倍;馬亞輝真正的死因,源於“脂肪心”這種罕見疾病。
  大學生“村官”猝死起疑雲 血液酒精濃度超高引質疑
  6月27日上午,大學生“村官”馬亞輝被室友發現意外離世,此事中的一些疑點和傳聞,讓隱賢這個江淮之間的平靜小鎮陷入輿論漩渦。
  馬亞輝家人認為,26歲的馬亞輝畢業於大學社會體育專業,身體健壯,且“無任何家族遺傳病史”,怎麼會突然猝死呢?同時,他們在隱賢鎮聽到一些傳聞,說事發前一晚馬亞輝曾陪同鎮領導去隱賢鎮太平街道的友誼飯店吃飯,馬亞輝是“陪酒致死”。
  但馬亞輝的室友及多名同事稱,6月26日當天,馬亞輝午飯、晚飯都在鎮政府食堂吃的工作餐,沒有飲酒。
  為瞭解馬亞輝的死因,隱賢鎮政府委托安徽正源司法鑒定所對其遺體進行屍檢。7月4日,該機構發佈鑒定結論:馬亞輝的死亡是脂肪心在某種誘因下,導致心功能急驟下降而發生心源性猝死。並根據檢測數據,分析排除了馬亞輝酒精中毒致死的可能性。
  但隨後有細心的媒體發現,鑒定報告中,馬亞輝血液中的酒精含量為0.8788mg/ml,而根據《車輛駕駛人員血液、呼吸酒精含量閥值與檢驗》國家標準,酒精含量大於或等於80mg/100ml即為醉駕。這意味著,如果換算成同等單位,馬亞輝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已超過醉駕標準。
  如果說馬亞輝去世前沒喝酒,那麼其血液中較高的酒精含量如何解釋?是否真如傳言所稱,系“陪酒致死”?一時間,隱賢鎮政府及馬亞輝生前同事,均受到媒體和網友的強烈質疑。
  鑒定機構稱“數據搞錯” 誤將酒精濃度提高了100倍
  7月8日,此事發生了戲劇性變化,馬亞輝屍檢機構、安徽正源司法鑒定所稱,馬亞輝血液中酒精含量“超酒駕”是自己的工作失誤所致。
  當天上午,正源司法鑒定所工作人員趕到馬亞輝家中和隱賢鎮政府,向死者家屬、同事說明情況並道歉。
  該所負責人張立功介紹,他們6月27日接到死亡鑒定委托,28日在六安市殯儀館對馬亞輝屍體進行瞭解剖檢驗,並提取了心血、胃內容物及部分器官組織。因正源不具備其中的酒精檢測資質,故將此項委托給擁有該資質的安徽高誠司法鑒定所鑒定,鑒定結果為0.8788mg/100ml。
  “但是,我們在收到高誠所的檢驗結果後,工作人員在引用時,因打字失誤漏掉了‘100’這個數字,將0.8788mg/100ml錄入成了0.8788mg/ml。而我們的司法鑒定人在校對時,只註意數字忽視了單位,造成了這麼一起嚴重失誤。”張立功表示,鑒定所的本次失誤沒有任何理由,願承擔全部法律責任,並對給社會各界帶來的誤解深表歉意。
  為證實說法,正源鑒定所出示了高誠鑒定所的原始檢驗報告書和檢驗數據,並表示如果相關人員仍有異議,可依法申請重新鑒定。
  “錯了就是錯了,我們沒什麼可辯解。”正源所一名司法鑒定人說,此事因他們的失誤而顯得離奇,“但人命關天的事,誰也不敢造假、隱瞞。”
  那麼,造成馬亞輝猝死的“脂肪心”,到底是一種什麼疾病?《法醫病理學》等資料介紹,“脂肪心”是脂肪侵潤心臟形成的病變,導致心肌萎縮、功能減退,過勞、情緒緊張、血壓升高等誘因,都可能在日常或睡眠中引發心力衰竭或心包堵塞猝死。
  六安市一位資深法醫介紹,“脂肪心”在肥胖者和消瘦者中均有發生,事前一般沒有明顯癥狀,難以檢查發現。在他本人檢驗的猝死事件中,約有10%為“脂肪心”導致。
  視頻監控顯示:死者生前一天未出鎮政府大院
  為查明此次事件真相,壽縣縣委、縣政府派出由縣委組織部、公安局、司法局等組成的調查組,赴隱賢鎮進行調查。
  記者7月9日瞭解到,警方和調查組通過調取隱賢鎮政府大門口的監控視頻,發現馬亞輝於6月26日早晨8時13分騎摩托車進入鎮政府,此後直到第二天上午被髮現在宿捨去世,期間並未離開鎮政府。
  通過走訪查證,調查組還原馬亞輝去世前一天的活動軌跡,隱賢鎮工作人員證明,當天看到馬亞輝在鎮政府食堂吃的中飯、晚飯,沒有飲酒。
  此前有傳聞稱,事發前一晚馬亞輝曾陪同鎮領導去隱賢鎮太平街道的友誼飯店吃飯。該飯店老闆曹士傳告訴記者,他的飯店距離隱賢鎮政府有8公里,他不認識馬亞輝,馬亞輝也從沒去他的飯店吃過飯。6月26日當天,飯店甚至沒有一桌生意。至於傳聞為什麼會扯上自己的飯店,曹士傳表示費解與氣憤。
  “怎麼那麼巧合?鑒定結果為什麼會出錯?”很多網民對“大學生村官猝死”仍心存質疑。
(編輯:SN117)
創作者介紹

餐飲設備

wm84wmpic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